墨水的痕迹

主食永灰/舟渡/鸣潜/大二大/白苏/华熙华/李杜/霍游/苏君/裴叶/冰秋.
自觉取关感谢.

写古代人物征文刚开始准备写张九龄的,然后被同桌要求写李杜,然后去查了一些资料。
发现大李杜和小李杜有点迷。
杜甫给李白写的诗很多,李白给杜甫写了……三首还是四首?
李商隐也给杜牧写过诗,但杜牧比李白都高冷——一首都没回。
杜甫/李商隐:喵喵喵??
我大概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场景。
杜甫:白兄白兄你看我写了首给你!
杜甫:白兄白兄最近好想你又写了诗给你!
杜甫:白兄写的诗最棒了为你打call!
李白:知道了。

李商隐:牧之牧之你看看我给你写的诗怎么样?
李商隐:啊牧之又写诗了文笔好棒!
杜牧:……

想起之前不知谁说的大李杜小李杜是靠其中一个人的粗/大的单箭头撑起整个cp。

我还是写张九龄吧……

秀秀的微博,让我绝望
Q29. 请问《死神没有休息日》会走暗恋到双向暗恋路线吗?秋迟和言说会等多少年?可以透露一些攻受人设吗?攻到底有多坏?

“ 其实任何恋爱都必然经历暗恋的过程,但是根据死日CP属性来看,估计不会。不用等,文案写了是天降系,意思就是他们各自出场后才认识,而且我觉得等待这种东西,只有在古风文里才是浪漫元素。有钱又有颜。言说只是性格比较糟糕,秋迟则是各种意义上的危险而微妙。”

我压了等四千年,flag不能乱立,不说了,手抄言说秋迟三百遍去x

【异能】日常x

嗯好久没来lof了x
>>
01.
很久没下雨了.

在这种大雨天气很容易让人想到“听说下雨天与巧克力更配”的屁话和拍这个广告时大水把几个村庄都淹了的新闻.

暗云站在公交车站台.低头时黑色的碎发将眼眸遮住,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.时不时看看表,挑挑眉.

“嘿旁友票子要伐?”

暗云装过头,正对上一张笑嘻嘻的脸.

“芹菜你来晚了.”暗云皱皱眉.

但……你以为接下来会发展成一件不得了的事吗?你以为这是个逗比聚集的文吗?你以为真的会是一个很傻的故事吗?告诉你.

必须的。

“咳咳,先别说这个.认识一下吧,暗云。”芹菜尴尬地干咳了两声,毕竟在这个下雨天还要求别人来接自己人家同意都很不错了,更何况人家还耐着性子在这等了好一会儿。

“这位余辞阙,异能是控制和腐蚀。另一位是洛宫明,异能是意念,速度,水。”芹菜转个身,身后两人抬起头。

余辞阙有着浅蓝色的眼眸,毫无波澜,却有神。白色的衬衫随意地敞开,外面套黑色的外套.在这暴雨雨天连一点雨水与泥泞在他身上都毫无沾染。

洛宫明脸色不同于余辞阙,很温和,黑色的头发到前段变成软软的棕色,像是个干净的孩子。深蓝色的外套被完到肘部,露出洁白的小臂与手腕。

暗云扬扬眉,这两人他在与芹菜聊天时常常提起,据说是一对。但这两人看不出谁攻谁受啊x

像是看出了暗云所想,芹菜悄悄地在他耳边道:“余辞阙是受。嗯对。”然后暗云看余辞阙的脸色就异常复杂。

“雨比较大,两位请跟我来。”

暗云和芹菜其实私底下都把所有人叫到最近都叫到附近的酒店了,目的是为了让余辞阙同意来店里工作。

搞定了受,攻还不容易办。液——

然后两人走进了酒店。刚进到租的包房里传来“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”的声音。

打开门时居然换了风格。还是。

暗云/芹菜:……

暗云/芹菜:我们是不是走错房间了。

打开门时是另一首歌。

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~”

余辞阙差点笑出声来。

然后见到绫一脸严肃地看着暗云:“我们没玩。只是在进行国际性有氧放松运动。”

暗云:……

芹菜:你们开心就好。科科。


『青栀伴酒』现代梗x

1.
微微抬头,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天空。灰蒙蒙的,却隐隐有透明的质感,若灰色的丝绸般泛着浅浅的光。
已经冬天了吗?
尚清华打了个喷嚏,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恍惚着在想自己是不是要去换件衣服了。他的衣服是棉质的,可并不是很保暖,能感到丝丝的凉意,渗透骨髓。
看了看表,时间已到。要下班了,便整理好自己的东西。
“老王我下班啦!明天见!”向同事打了个招呼,便离开。尚清华含着泪告别暖气,推门而出。
刚出门就被冻得浑身发抖,不禁加快脚步向车站走去,果然“夏天是空调冬天有暖气”这句古言是对的。
走到车站是发现自己没带钱,只能无奈地走向家去。今天真是倒霉。
向前走一步却撞到了结实的胸膛,尚清华第一反应就是这人好高。意识到自己撞了人,连忙道歉。
“对不住先生!刚才走神不小心装了您!十分抱歉!”
对方依旧站在那里,一句话也不说,尚清华瞬间想象到了最近的新闻——这人不会来找自己要钱吧?想想自己什么都没有的口袋,在对比自己和对方的身高,自己恐怕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。
颤抖地抬起头,却惊讶地发现居然是自家大王。
“大……大王……您,您怎么来了?”
尚清华扯起僵硬的笑容。
看到尚清华这个表情,漠北君微微皱眉,抬起手。
尚清华怕是自己家的那位生气又要打自己了,连忙用手护住头,在那里抖啊抖。
预想中的疼痛并未袭来,感觉到带着有着舒服味道的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,惊讶地抬起头看着自家大王。
“以后别做这个动作。天气冷了,多穿点。”
漠北君面无表情道,语气显得整句话有些冰冷,但其中的宠溺确是傻子都听得出来。
“是,大王。”
两人肩并肩,尚清华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落在肩上,侧目而视。
下雪了。
“大王,这是冬天的第一场雪哎!”
尚清华接起一瓣雪花,呼出一口热气,红润的脸上带着笑意。
“嗯。”
漠北君静静看着欢快的尚清华,眉间透着一丝笑意。
只要他开心就好,错过万千生灵,又何妨?
下雪天和他在一起,忽然间就白了头。
——
教你如何正确地短小而无力x